现场 – 破历史洪峰过境后的綦江

    2020-06-27

    现场|破历史洪峰过境后的綦江

    原标题:现场|破历史洪峰过境后的綦江

    洪峰过后,雾锁江城

    记者|赵孟

    编辑|刘海川

    1

    “破历史”洪峰过境,考验着重庆南面的綦江小城。

    6月22日晚8时,连日暴雨让重庆綦江迎来最高水位。重庆五岔水文站监测到的洪峰水位为205.85米,超过保证水位(200.51米)5.34米,甚至比1998年洪灾时的最高水位还高出0.3米。

    綦江区原为綦江县,距重庆60公里,江水从这座小城穿城而过,汇入长江。因为预警和转移及时,此次洪水过境,暂无人员伤亡报告。

    綦江区洪水过后的街道一角本版图片赵孟摄

    6月23日下午5时许,界面新闻记者在綦江区虹桥路堤坝边看到,浑浊的江水急速奔流,水中卷入的竹枝、纸板等垃圾随着波涛漂浮而下,江水拍打着堤岸,水面平缓处仍有些许旋涡。

    部分路面已被清理干净

    堤坝边的行道树被冲刷得一边倒,一些树上的叶子整边撕落,像被理去了半边头,树上缠绕着衣服、塑料袋、渔网、饭盒等杂物。在一棵数十米高的香樟树的枝头,一把椅子被卡在树枝分叉处,看起来完好无损。一个公共卫生间的侧房,被洪水击倒,捅出几个大窟窿。

    一把椅子被洪水“遗弃”在树上

    沿江边一层商铺全部被淹。一名店主说,昨日早上11点多,他就发现水位上涨得格外明显,到下午2时许,水位已经漫过路面,直逼商铺。附近的人们提前收到通知,要求撤到高处避险,靠近堤坝的路口被警察封锁起来。

    洪水过后,人们还在谈论它的来势汹汹

    少数店主从店里抢出了一些物品,大多数东西仍留在店里。到了晚上8时许,洪水已将一层全部淹没,直逼二层。这时,洪水到达最高峰,大约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左右,水位缓缓下降。店主们一夜未眠,等待水位退去后立马回去清点损失。

    一位店主正在冲刷被洪水漫过的炊具

    6月23日早晨,水位退到一层商铺以下,但路面留下淤泥盖过脚踝,污水肆虐,怪味充斥鼻腔。房间里,被浸泡过的物件像泥鳅一样难以辨认,人们将附近自来水管道开闸,接上水管冲洗路面和物品。一个餐饮店店主说,过水后的煤气灶和空调等都坏了,损失估计有几万元。

    文德全说他这次损失五六万

    在这条路上的一家装修用品店里,文德权正和妻子用高压水管冲洗被洪水浸泡过灯具、水龙头和马桶,但即便冲洗干净,也很难再销售出去。洪水到来前,他准备回点搬一些商品,但工作人员出于安全考虑将他拦下。文德权估计,这次洪水给他带来的损失有五六万元。

    灯具全部被洪水浸泡过

    “疫情耽误了两三个月,现在又赶上了洪水,怎么活得下去啊。”他的妻子在一旁抱怨,他们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,父母年过七旬,两个孩子一个读大一,一个读大二,全家的生计来源,被接二连三的灾害荼毒,“运气怎么这么背”。他说。

    洒水车正在冲洗路面

    靠近主街的道路已经被清理出一段,两辆挖掘机仍在轰鸣着挥舞铁壁。一位社区人士说,洪水退去后,社区所有工作人员加班清理路面,24小时轮班不间断工作。他们将受灾路段划分成段,责任落实到个人。中午,他们也没有时间回家,统一预定了盒饭。

    一位清洁工太累当街睡着了

    职责使然,环卫工也承担了很大部分的清理工作,他们从昨晚到今天下午都没有合眼。一位清洁工靠在椅子上睡着了,任凭旁边的人扯着嗓子说话,也没有惊醒。平日里,他们每天工作8个小时以上,月薪普遍只有2000元左右。

    志愿者们向记者热情打招呼

    一些身着红色“綦江共青团志愿者”也加入到清理路面的工作中。看到有记者拍照,他们热情地打招呼。他们平时都有自己工作,这次洪灾后被号召参加社区服务,没有任何酬劳。。

    洪水过后,雾锁江城

    下午6时许,江面升腾起浓雾,雾气飘过行道树,在堤坝上荡开,蔓延到城区里。即使靠近岸边,也无法看清江水。一位巡防人员站在江边,若有所思。当地人说,发大水后江面往往伴随大雾,“几十年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雾气了”。

    南州小学操场全是泥浆

    得到洪水过境的消息前,江边的南州小学将2500多名学生全部转移,无一人伤亡。校园暂时未清理,操场仿若一个平底锅,盛满了黄色的泥浆,一个绿色的垃圾桶露出半截身子。

    环卫工人正在清洗车辆

    綦江上游沱湾大桥下,多辆车子仍包裹着厚厚的淤泥,环卫工人门正握着高压水管在冲刷,其他穿着制服的人们也正在忙碌,有人正用力将路边一个水闸打开,接上水管。大桥上,人们伸长脑袋看着这一切,惊叹着着昨夜水位到达的位置。

    綦江地标彩虹桥

    远处,綦江标志建筑彩虹桥依然展示着自身,仿佛在傲视正缓缓退去的江水。由于江东一侧淤泥太深,彩虹桥被临时封闭起来,人们在聚在江西一头的广场纳凉,摆龙门阵。

    洪水过后,人们生活照旧

    距离江边几十米外的主街上,依然车水马龙。虽然受洪水影响停电,许多店铺仍开着发电机照常营业。人们在震耳欲聋的机器声中吃着火锅,玩着扑克,摇着蒲扇。看起来,这座城市依然生机勃勃。

    “大妈”们正在调试广场舞音响

    沱湾大桥一测的广场上,广场舞的音乐突然响了起来,一群中年妇女旁若无人的摇晃着身姿。在另一侧,“大妈”们正在调试跳舞的音响。

    他说许多“废品”修复后还能再用

    一名“棒棒”从淤泥里捡到不少“宝贝”,花了很大力气才扛到干净的路面上来。他一边揩着汗水,一边兴奋地向路人介绍,这里有废弃的炉子,卫浴水管等,许多东西修复一下还能再用。

    彩虹桥亮起了彩灯

    入夜,被封锁的彩虹桥依然亮起了灯带,弧形“彩虹”在江面闪烁,接通两岸,一如往日。